楊忠衡》政治風暴下的五倍券


楊忠衡》政治風暴下的五倍券
雨后的盛夏

田园娇宠:神医丑媳山里汉 蜜小棠

楊忠衡》政治風暴下的五倍券。(愛傳媒提供)

【愛傳媒楊忠衡專欄】國慶日當晚,我在超商領到了我的「五倍券」。當我要掏1000元「購買」時,店員瞪着我說:「不用錢!」那表情好像見到了外星人。

在我心目中,所謂「五倍券」,就是拿一塊錢去換五塊錢的消費券,怎麼就不用錢了呢?不用錢還叫「五倍券」嗎?回家查了一下新聞,才知道來龍去脈。這案例說明了一件事,我對新聞的「自動屏蔽性」有多強。

我不是沒有耳聞「五倍券」發行過程中的風風雨雨,甚至知道最後發展成政治風暴之類的事件。但也因爲對這類新聞的厭煩,也許潛意識產生一種充耳不聞的感知過濾器。

蒋万安与黄珊珊的竞合

這個過濾器是如此成功,我真的完全沒有意識到五倍券後來變成免費,而且因爲一些曲曲折折的古怪理由,堅持使用完全已經沒有「五倍」意義的「五倍券」一詞。

中华电重整战队 打造三大百亿新兴业务

寸芒 我吃西紅柿

整個過程是蠻荒謬的,但我真正驚奇的是,居然可以在衆聲喧譁下,自動無視、無聽到這種程度。說不定哪天我在家閉關一週,後來上街吃牛肉麪,結帳時老闆不收我的鈔票,吼着說:「先生,你難道不知道現在已經改朝換代了嗎?」

記得多年前,陶淵明因爲避世,編出「問今是何世,乃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」的《桃花源記》。也許不知不覺的,我心底已經在避世了吧(但是五倍券還是要用的,這點不迴避)。

通往舞台的日记

俄国美魔女上校「母狼」遭击毙 普丁亲授最高荣誉勋章

文具作画盆景入画 郑帛囱、刘文豪见日常框架